红枫似火,
由倒下的战神之血化成;
地层中一种黑色的石头,
其名为玖;
于此时此地,
红枫腐化于玖石之上。

小生叶玖,请多指教。
Ps:有意见私信,谢谢

【主俾欧/威胡】学院风三十题-前半

-都是随缘瞎写的
-主俾欧/威胡,不知道会不会写别的
-欢迎指导,以及对她们的认识还是和以前一样
-超级ooc的哦!!??真的哦!!没骗你的哦!!??

1春季入学式
俾斯麦这半年来真的十分煎熬。
先不说是刚入学居然能有交换生这种名额而被校方送去母国的某个军校度过了半年时光,在此期间除了因为十分厉害的名字而有点关注点外,还十分操心自己远在那个什么全封闭式军校的恶友与妹妹的情况。
比如说欧根今天有没有惹是生非、有没有违反校规,或者提尔今天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好好学习这种小事。
直到现在她终于踏进校门才知道是白浪费心思。
先不说几个系派里越理越乱的关系,见到老对头和老邻居并不意外,装备因为换上水弹就算打起来也毫无杀伤力,这个在外传言十分严格厉害的军事基地除了根本上的规矩几乎毫无规则可言……
接下来的几年,也会相当煎熬呢。
俾斯麦没有表情地选择接受一切,并且成为最大搞事集团铁血垃圾站的(liumang)站(tou)长(zi)。

2第一次打招呼
威尔士早在幼年就听说过胡德这个姓氏,她听说那是强大又优雅的一个家族,而当时就算她很皮,也把那位比自己大一年的小淑女当做偶像。
她并不在属于淑女的礼仪用心,而是更偏向于成为一位合格的骑士,在剑术、马术、弓箭等课程上远超其他位同龄的贵族子弟。
后来,她紧跟姐姐的脚步(跳级)踏进了这个全封闭的军事基地学院。
原因只是她听说那位即将继承对方祖父“海军上将”之头衔的胡德小姐将于此入学。
“贵安,诸位,我是本届新生发言代表,胡德。”
威尔士成功为其动心。
并且在后台先一步认识对方。
“亲王殿下吗?久仰大名。”胡德似乎也听闻过她,只是十分自然,与略显紧张的威尔士不同。
“久仰,上将阁下。我一直十分仰慕您……”与理想偶像对话的紧张是不可避免的,这似乎是威尔士所遗忘的一点。
“如果仅仅是仰慕,或许您不必亲自来找我的。”这倒是十分不给面子。
“并不……不,请等等,我有点紧张……”威尔士有点不知所措,她觉得自己或许被讨厌了。
“没关系,紧张的话下次再说如何?毕竟是同一级,应该不难相遇。”
“嗯……嗯,打扰了。”
要是这段经历被人知道,威尔士恐怕要失去大哥之名。
直到见到俾斯麦她们是真正相信了命运这种东西。

3成为并排邻桌
俾斯麦为帮(guanli)助(jianshi)恶友欧根,成功与其成为搭档。
“欧根,早操了。”俾斯麦爬上宿舍外那颗枝繁叶茂的歪脖子树上找到昨晚上差点夜不归宿的欧根,并且给她带了换的衣服将其叫醒。她十分好奇为什么欧根经常在树上或者草木从里偷懒而从来不被虫蛇接近——
难不成还有什么特殊的驱虫体质?(后来俾斯麦终于在医疗室了解到她们已经“某种意义上”不属于人类范畴的事实)

“欧根,集队了。”
“欧根,跑操了。”
“欧根,考试了。”
“欧根,实战训练了。”
……
“欧根,我要上台发言了,好好看着。”
……
“欧根,走了,要像个军人一样。”
“欧根,看着吧,这才该是所谓的荣耀。”
……
“欧根,你该回去了。”
……
“欧根……别让我操心了……”
“不好……一点也不好……”

4成为前后邻桌
关于成为前后邻桌的事情,只能说是方便了二人充满艺术感的午茶和术语极多的谈话,她们对此是甚是满意。
威尔士比胡德“小一年”,准确来说是十五个月一十九天,实际日期与历史上那两艘与她们同名的舰船下水日期完全符合。
“这是否该说是命运的决策呢?亲王殿下。”胡德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本来是在威尔士的意料之外的,但已然相处半年内,多多少少都略微了解了。
“也许是的。”
“那么,昔日将'我'击沉的俾斯麦与我成为故交,也是命运吗?”午后的红茶对于胡德来说总是极具诱惑力——不论是多么紧急的事情都不能阻止她的午茶,那怕午茶的结束时间已经是考试的一半,她也只会带着那去不掉的优雅气质接受后来的各种目光。
“不,”威尔士端起杯托,非常肯定地否决,“波斯猫与您的相遇应该是命运的出轨。”
“嗯,或许您该换个委婉些的说法……”她知道自己不能吃太多茶点,但带着故乡气息的司康饼确实扣人心弦:或许没有那个英国人会拒绝它,“比如‘命运的偏离轨道’如何?”

5上课打盹
欧根是时常在课上睡觉的,而且她还十分聪明,专挑俾斯麦管不到她的重巡课程,一睡就是大半天,还是躲在角落那种。
好几次睡过了把俾斯麦和希佩尔急得团团转,几乎找了所有部科教室、舰种教室,最后不抱希望地走进重巡舰种教室——
看到了从最后一排的桌子后面侧倒的欧根,还在吃她的手。
俾斯麦当即是忘了愤怒的,马上冲过去把欧根抱了起来,还十分小心地没有把她惊醒。
“给您添麻烦了,将军。欧根这种情况我会督促她改进的。”希佩尔把欧根在宿舍里安置好了,又出来同俾斯麦表示歉意。
“她这个问题应该不是一次两次了,作为搭档也是我的疏忽。我不在的时候麻烦你帮忙看着了。”俾斯麦知道自己本来是该更加严格的,应该当场就叫醒欧根并且加上一顿训斥,但对于心悦之人她却是生硬不起来,“也麻烦你晚上监督一下她,让她早些睡。”
“是的。”

6传纸条
“啊,大姐头!”反击在胡德走进教室的时候就招了过来,“大哥让我帮她传个信,您自己看看吧。”说着把一个信封递来。
胡德就在旁边坐下,仔细看完了那信之后不禁发笑。
反击和声望在一边看得迷茫,问她是什么事情。
“不,没有什么,就是一些琐事而已。以及亲王昨晚生病了,让我帮她请个假。”
旁边的姐妹俩自然是不懂,但看着那笑容也不信。
可胡德也不会告诉别人威尔士亲王是个这么单纯的人,写了三张信纸有两张在诉苦,一张是情书,最后还是问胡德看法的。
不过也是非常直白了。

7一起吃午饭
“波-斯-猫-酱,中午我们吃什么?”
“铁板烤肉。现在你要负责下楼把你前天喝完的两提啤酒买回来才有的吃。”
“唔其实我还藏了一提……”
“拿出来准备吃肉。”
“猫酱最好了!”马上从沙发上蹦下来,回客房去从床底掏出一提啤酒来,放到桌子上,然后走进厨房把调料和家用的无烟烤架拿出来,剩下的就等着俾斯麦了。
“慢点吃,别滴到衣服上。”

8一起打扫卫生
基本没有几位战巡,所以战巡和战列的教室合并使用了。
也就出现了这样的情景。
“我记得……今天是通知战巡来打扫教室的。”声望的表情有一点微妙的不同,目光落在门口的威尔士身上。
“大概是老师又把大哥和我们弄混了吧?毕竟我们经常和大哥一起行动。”反击把椅子搭上桌去,阶梯教室的最后那两姐妹正在打扫。
“不过看起来亲王她并没有不满,这是为什么?”转头去问反击。反击倒是一副看懂了的样子推着声望离远了些:“这点事情老姐就不要在意啦,那是大哥和大姐头的私事。”声望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胡德并没有注意到威尔士的目光和她的异样。

9一起放学
院系其实就是分了年级的班,也就那么些人,一周六天刚好够安排最后一节是活动课,基本就等于提前放学了。
这个星期,铁血抢到了星期六的课程。
“欧根,今晚想吃什么?”
“波斯猫酱上次说过的那间店。”
“不是说去哪,是问你吃什么……去外面吃花费有点大。”
“那我请客,波斯猫酱带我去。”
“你说的,放学门口等我。”

10体育课
字面上是体育课,但实际上就是实战模拟课程。一节更比三节强,就是下午的活动课。
“声望,反击;下一组,威尔士亲王,胡德。”
这样两人一组在三分钟内进行的模拟。
“亲王殿下的慢装填会十分致命呢。”三联283已经准备好炮击了,对面威尔士的四联356还差一点。胡德炮击带来的技能是大面积的,威尔士也差点躲不及,模拟时就算是水弹也像是真实的一样。
因为装填而落在下风,又无法得到技能加持的威尔士,战败。

11帮老师搬试卷
俾斯麦作为站(tou)长(zi),经常去帮老师们搬运一些东西,比如说文件或者器材什么的。
当遇到大件或者多件的器材时,她会联系欧根或者提尔比茨来帮忙。
而遇到数量众多的试卷时,她则是联系提尔比茨或者科隆。
为什么不联系欧根?
因为她担心欧根考试前拼命复习或者打小抄睡不好。

12受伤被送入医务室
“亲王殿下,您再招惹俾斯麦的话连欧根也救不了您了。”胡德来到医务室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明显是知道内情的,但这次没有隐藏好笑意。
威尔士还在医务室的板床上躺着,明石正给她的骨头正位,赫斯提亚在一旁准备好了石膏和绷带准备固定。
威尔士亲王,皇家最大的二五仔,今天又一次不明原因招惹了俾斯麦而被打折左手。
“实在抱歉,上将,让您看到我这幅不堪的样子。”
你也有这样的自觉。
全皇家没有人没见过你这幅样子好吗。
如果不是因为淑女的教养,也许胡德会给此时看上去就很疼的威尔士一个白眼。

13雨天其中一方忘了带伞
“猫酱,带伞了吗?”
“没带,怎么了?”
“要下雨了的样子。在基地吗?”
“嗯,在打扫战列的教室。问这个做什么?”
“开始下雨了。”
“雨不算大,不用过来……挂了。”俾斯麦敢拿基地每月限量供应的啤酒保证,她最后一句话欧根肯定听不进去。
然后确实在大门外边看到了欧根。
可结果是她第二天就感冒了,还带有低烧。
“你雨天的时候特别容易感冒,都叫你别来接我了。”把已经尽寿的退烧贴换了一张,俾斯麦也请假留在家里了。
“想快点见到猫酱嘛……”欧根似乎也向头晕屈服了,说话模糊又小声。不过俾斯麦知道欧根是在撒娇,也就宠着了。

14借笔记
这个星期的活动课,皇家,没有轮到胡德或者威尔士的机会。所以提早被放走了。
现在,这两位一同出现在学院角落的园艺区里。
“那个……上将阁下、”威尔士似乎是下足了决心的。
“怎么了?亲王殿下。”
“那个……呃……”但还是在不断犹豫,似乎是无法下定决心、或是有什么顾虑。
“?”胡德稍微偏了偏头,眼神满是疑惑。
“就、就是……”
这一次似乎真的是打算开口了!
“请把上将您的课堂笔记借我一下!”
“诶,这个的话您要自己想办法哦,亲王殿下。”
威尔士,因为上课太过专注于痴迷胡德上将的侧颜而失去整整一个上午的笔记。
询问第三个可能借笔记的人,第三次被拒绝。

明天就要被检查笔记的崩姐罚了吧,真可怜呢,威尔士酱。躲在不远处树上偷懒的欧根吃着手悄悄心疼了一下。

15一起写作业
以前
“波斯猫酱,这题怎么写?”
“要学会自己思考,你以后要是用这个头脑继承家业被人卖了都帮着数钱的。”
现在
“波斯猫酱,这题你看看?”
“重巡的课程不要问我了,要学会自己思考。”
“猫酱~”欧根凑过去了一些。
“……”
“猫酱~”又凑过去了一些。
“……”
“波斯猫酱~”更近了。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嘛,德国人是不需要这种互相帮助的……”
今天的欧根,也没有好好写作业。
今天的提尔比茨,突然在电脑前盯着屏幕“奋笔疾书”,熬了一夜。

评论 ( 9 )
热度 ( 30 )

© 枫叶铜铃_想约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