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枫似火,
由倒下的战神之血化成;
地层中一种黑色的石头,
其名为玖;
于此时此地,
红枫腐化于玖石之上。

小生叶玖,请多指教。
Ps:有意见私信,谢谢

[脆皮组]辰砂是个傻孩子

主要成分:脆皮组

配给:辰砂

-“她”仅用作称谓

-含有一定成分的后期剧透

-深夜写文,右手冻到僵硬


-开始-


大家都说,常常在海边巡逻的辰砂知道的事情很多,也很聪明,只是可惜她身边的毒液让大家难以靠近她——

毕竟谁都不想因为一点小事就失去一点记忆对吧?

实在划不来。

她自己也深知“毒液”对其他伙伴的危害,正因如此,辰砂的工作是夜间巡逻。

她给自己找了个位子,那个可有可无的位子:

日复一日地在称得上根本不会出现月人的夜晚,孑然一身走在海边,警戒着称得上不存在的危险,

“有着让她对自身存在不抱有怀疑的最佳麻醉效果”。


夜间巡逻的辰砂,其实是有点嫉妒那个呆头呆脑的薄荷色三半的。

她自认为是只要远离同伴就能将伤害减到最小,但那个三半实在是太善于打破规则了。

辰砂觉得自己独自一人在无数个夜晚中积累的用于讽刺的辞藻毫无用处。

在这个三半面前作为屏障都不可能。


“我希望你来帮忙”

“我拒绝”

“好、好,那么,我一定会找到比夜间巡逻更快乐、只有你才能做的工作!

“所以,别说想要去月亮上了,好吗!”


这次是你赢了,法斯法菲莱特。

这句话是辰砂听到过最可笑的承诺了,

但她无比期待。

那个被人类称之为“心脏”的地方,辰砂觉得自己可能拥有那东西,而且它被什么东西催动了。



辰砂很傻,

其实她一点也不聪明。

她傻到去期待一个呆头呆脑的家伙。

期待那个三半的吊车尾去实现那个可笑的诺言。


两百年有多长?多久?

两百年不久,它很短暂,

短暂到无法实现一个诺言。

一个都不够。


“三天后,我就要回月球了”

“黎明前,我就得回月球”

“若是月球能抑制你身上的毒素,”

“也不去?”


“不去。”


辰砂真的是个傻孩子,傻到相信一个骗子。

她相信了当初那个可笑的诺言,她不认为那种突然被打破了规律的感觉还会有下一次。

她傻傻地等待了两百年——或许以后还会更久,她不确定这种名为“期待”的热忱还能持续多久。

她不知道她怀有的希望是什么,

她只清楚,

那个承诺自己的家伙永远离开了。


或许那一点希望,

是在期待着对方的改变会有一点是为了自己。


致一切为了他人改变的人。

顺便,

辰砂和法斯法菲莱特都是傻孩子

评论 ( 2 )
热度 ( 81 )

© 枫叶铜铃_想约章 | Powered by LOFTER